直播吧下载那些网暴刘学州的人哪去了?遇到网

2022-02-03 13:34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三言财经,作者:DorAemon,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1月24日00点02分,刘学州在微博发长文,“生来即轻,还时亦净”。

02点,刘学州舅妈称其在三亚海边吃药轻生,被好心人发现后送至医院抢救。

但,最终,刘学州还是离开了人世。

严格来说,除了其亲生父母、种种悲惨的遭遇外,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网暴。今天,舆论纷纷指责网暴现象,对网暴展开激烈讨论。

而网暴也存在于日常你我身边,所以我们聊聊网暴:那些网暴刘学州的人哪里去了、网暴的人有责任吗?遇到网暴怎么办?

那些网暴他的人“跑路”了

那些网暴他的人哪里去了?

跑了。

现在打开刘学州微博、抖音等平台的评论区,全是广大网友对其的思念惋惜之言。

而曾经热衷于质疑、指责刘学州的那批“道德圣母”们,却忽然失踪了。

图片

图片

有很多网友也评论称,那些网暴的人,现在都删评或者注销账号了。

图片

还有网友把网暴者的账号信息罗列,但三言财经发现,这些账号有的已经呈无法搜索状态;还有的账号虽然没有注销或者更名,但要么早已停更,要么微博内容已经清空。

图片

刘学州自己也曾晒过一批网暴自己的账号名单,其中,大部分账号已经无法搜索到。

网友们也在寻找那些网暴过刘学州的人。

图片

例如账号“孤舟一翁”,曾发表过质疑刘学州的言论。但当刘学州轻生后,将账号改名。

图片

不过,不久后网友们扒出了“孤舟一翁”先后更改过多个名称;

图片

或许迫于压力,更名后的“孤舟一翁”发布声明称,自己并没有刻意网暴他人,只是提出质疑。事已至此,自己也寝食难安。

不过,现在也无法搜到这个账号了。

还有网友将部分网暴刘学州的内容截图保存,以防对方“跑路”。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这些评价内容中,有“理中客”说“一个巴掌拍不响”的;有质疑刘学州募捐的;有说刘学州有钱,为什么要去三亚的;有说刘学州是“网络乞丐”的;有质疑刘学州寻亲动机的;有说刘学州自己胃口太大的;有说刘学州手机是新款的;有骂刘学州有心机的;还有说刘学州消费大家善心的……

对于这些网暴者来说,凡事皆为利往,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因此,他们只考虑一个人行事动机,而不考虑行事背景。所以,当他们看到刘学州希望有个家,就一定是为了利为了名。哪怕自幼被卖,养父母又双亡这种经历,对于这些“理中客”来说,只要不是自己,那都不是事。

感同身受,只是一个夸张的形容词。事实上,从来只有“感同”,而根本没有“身受”。假如有人可以完美复刻刘学州的一生经历的话,能否百分百做一个完美的“圣人”呢?

网络暴力只有0次和N次

刘学州因不堪压力自杀,其实这并不是第一例有人因网暴而轻生。

女医生遭网暴自杀

因为发生在泳池中的一起冲突,36岁的四川德阳儿科女医生和丈夫的个人信息被发布到网上,引发大量关注。最终因不堪巨大的压力,女医生选择服药自杀。

绵竹市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常某一、常某二、孙某某利用信息网络平台煽动网络暴力公然侮辱他人,致被害人安医生自杀身亡,情节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侮辱罪。

以三被告人犯侮辱罪判处常某一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常某二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孙某某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

江歌妈妈5年间起诉10人

备受关注的“江歌案”已过去5年,但是这5年间江歌母亲江秋莲一直遭受不同程度的网络暴力。

有人质疑江歌受害者身份,称其遭遇不会“无缘无故”;有人质疑江歌母亲要借女儿热度“割韭菜”开网店;有人质疑江歌妈妈直播带货是“卖惨”。

对于网络暴力,江歌母亲并没有沉默应对,5年来先后起诉了10名网友。在接受采访时,江歌母亲称自己生活圈并不大,从不知道世上还有这种人。自己女儿已经去世,而这些网暴者相当于再在伤口上撒把盐。

江歌母亲称,在法庭上听到法官描述陈世峰是如何一刀刀将自己女儿杀死时那种心态无人能懂。而现在网络暴力者对自己的谩骂难道就不能“回骂”吗?“你们要我怎么样,要我做圣人吗?我做不到”。

她还表示,自己说了要起诉,就绝不食言。

网暴是如何产生的

网络暴力是指个人言行在网络上遭遇大量批判和诽谤中伤的状态。而诽谤中伤这类故意伤害他人的行为在心理学上称之为“攻击”。

解释攻击他人行为的理论之一则是“替罪羊理论”。该理论认为,当人无法消除自身的不安或者需求得不到满足时,会把看起来容易攻击的他人选为“替罪羊”,即牺牲品进行攻击。

在生活中,人们总会有各种不安和不满情绪,当这些情绪无处释放时便会堆积。此时,如果遇到让自己感到不舒服的发言就会将发言人当成替罪羊进行攻击。

网络上充斥着大量信息,很大概率会遇见让自己不愉快的信息;此外,网络还具备“匿名性”,因为可以隐藏自己的身份发言,这也使得替罪羊现象更容易产生。匿名会让个人责任感变弱,增加人的攻击性。

另一方面,网上经常会因各种问题的看法不同而产生群体间的意见对立。虽然这种情况并非仅限于网络,但网络更容易产生这种对立。因此,网络上人们易产生“自己的想法是一般大众的想法”,从而更容易认为对方的观点是错误的,引发争论。

面对网暴该怎么办

三言财经身边有朋友分享过自己被网暴的经历称,非常不好受。

初级的“网络暴力”就是经常使用的社交平台上充斥着对自己的质疑、侮辱、辱骂等;如果内心够强大,或者断网生活一段时间,也就会逐渐淡化。

但是,一旦网络暴力走向更深程度,往往容易演化成“人肉搜索”。施暴者会详细搜索一切与受害者有关的信息,并在网上挖出受害者的真实信息并在网上发布。

此时,受害者遭受的网络暴力便无法通过“断网”停止,不仅会被施暴者在网上辱骂,还可能接到无数电话、短信等骚扰。更严重情况下,如果自己住址被泄漏,可能人身安全也会遭到威胁。

那么,普通人要想避免被网暴,首先要注意隐私保护。上网时一定不要轻易在网上留下个人真实信息;更重要的是,在网上看到不同观点、超出自己理解的事物时,不要轻易发表攻击性观点。对事件全貌还处于未知情况下,不要随便站队,要学会独立思考。

而在法律层面,《刑法》第246条规定,以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其中也规定了刑法中有关“捏造事实诽谤他人”的具体依据。

此外,如果“网暴”涉及人肉搜索,并且包含公民个人隐私信息泄露,则可能违反《个人信息保护法》等相关法律。

另外,根据我国《民法典》人格权编第1024条规定,民事主体享有名誉权,任何组织或个人不得以侮辱诽谤的方式侵害他人的名誉权。

如果不幸遭遇网络暴力,应当通过法律武器维护自身合法权益。那么具体如何操作呢?

如果要追究施暴者责任,首先要保全证据,通过截图、录视频、最好去做公证。

其次,立即止损。受害人有权向网络平台去告知删除屏蔽、对施暴者禁言等,平台核查属实应该采取必要的措施,如果没有采取必要措施,造成损害扩大或损害继续发生,那么平台应该承担连带责任。

三,及时报案,要求给予对方治安处罚;也可以将施暴者和不作为的平台作为被告起诉至法院。

那么问题来了:不知道施暴者身份怎么办?

根据最高院《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 原告起诉网络服务提供者,网络服务提供者以涉嫌侵权的信息系网络用户发布为由抗辩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原告的请求及案件的具体情况,责令网络服务提供者向人民法院提供能够确定涉嫌侵权的网络用户的姓名、联系方式、网络地址等信息。

因此,如果不知对方身份,法院方面可以根据原告请求和案件具体情况,要求网络服务提供者提供对方的相关信息。

图片

今日晚,微博管理员就“刘学州遭到网暴”一事发文称,根据用户举报投诉,社区未成年人保护专项团队对相关泄露当事人个人隐私、挑动矛盾纠纷的违规内容进行排查清理,清理内容290条。同时,社区未发现当事人近期在微博站内有针对其他用户的举报投诉内容。

此外,站方拟上线“防暴模式”和弹窗提示用户是否开启隐私防护功能。“防暴模式”开启后,用户能够在可选时间内隔离未关注人的评论和私信攻击;其次,当用户收到大量非正常评论时,将提示是否开启隐私防护功能。

很多网友在刘学州微博下评论称“很不幸以这样的方式认识你”,笔者亦有此感。读完刘学州的长文遗书,内心五味杂陈。很难想象一个不到18岁的小孩自幼无数悲惨经历都扛住了,却最终倒在“键盘侠”手中。

虽然刘学州只有十几岁,却拥有很多常人难以想象的经历。世界或许待他不公,但他依然努力用阳光回报世界。希望世上不再有网暴,不再有遗憾。

“把痛苦倾诉到大海中,也把生命还给这个世界。与其抱怨这人间疾苦.不如感谢给我一次体验疾苦的机会,及时的道别这人间疾苦。好了,我要开始我新的旅途了。”

走好,刘学州。

直播吧下载那些网暴刘学州的人哪去了?遇到网http://www.51hoteltv.com/yanxuanhaojia/578.html

声明:未经许可不得转载;部分内容或来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yellow免费观看直播/德化/yellow免费观看直播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若获得转载权,请注明出处。

相关推荐

标签